全国工程腐败涉案金额近30亿 78名厅局官受处分

时间:2019-11-09 来源:www.chinawhcycy.com

中共中央监察部昨天召开新闻发布会,报道了工程建设领域的特殊待遇。 2009年9月至今年3月,纪检监察机关共收到工程建设领域违纪违法举报起,给予纪律处分次,其中厅(局)级干部78次,县(厅)级干部1089次。

六起案件导致死刑或无期徒刑

中央工程治理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兼监察部副部长郝金铭报告了20起典型案件。这些案件发生在20个省(区、市),出现在项目决策、土地出让、招标、工程承包、物资采购、资本运营、工程支付结算等多个方面。他们涉足廉租房建设、地铁建设、水利建设、征地补偿、矿产开发、房地产建设、学校工程、公路工程等诸多领域。

与去年5月报道的20起案件相比,最突出的特点仍然是领导干部非法干预建设项目,受贿和权钱交易占大多数。 在20起典型案件中,有6起被判死刑或无期徒刑。

“腐败工程”涉及近30亿元。郝金铭表示,2009年9月至今年3月,国家纪检监察机关共收到工程建设领域违纪举报33,100起,立案17,200起,结案15,600起,纪律处分11,273次,其中厅(局)级干部78人,县(厅)级干部1,089人。移交司法机关处理5698人

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12,344起工程建设领域职务犯罪案件,涉案人员15,010人,其中贪污贿赂案件11,050起,涉案人员13,416人,涉案金额超过29.9亿元。渎职侵权案件1294起,涉案人员1594人,国家经济损失3.6亿元。

郝金铭表示,今后应围绕项目治理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认真查处项目决策、土地审批、规划和条件、环境影响、招标、项目实施、项目质量和资金使用等方面的违纪行为。

此外,对领导干部违反规定干涉建设项目谋取私利、收受贿赂的案件,包括主管部门和监察部门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渎职侵权的案件,将认真查处重大质量安全事故背后的腐败行为。 专家建议“领导者失势,下属“大变革”,《北京时报》:为什么工程建设中的腐败屡禁不止?

林哲(中央党校反腐专家):工程建设领域确实是腐败的“灾区”。任何在这一领域任职的干部都可能在投标中泄露投标和收受贿赂,这表明腐败在这里形成了一种固有的惰性。 如果同一领域的大批干部集中流失,腐败就会继续发生,表明该领域的一些制度缺陷没有及时弥补。

北京时报:如何弥补这些缺陷?

林哲:我认为我们应该采取“大换血”的方法。 所谓“大换血”,是指工程建设领域的领导干部失势后,包括会计和出纳在内的所有干部都被撤换。 因为如果前领导人在被追踪时没有深入调查,那么内部网络仍然存在,就像癌细胞未经清理就开始再次繁殖一样。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很难解决工程招标的泄密问题,但也不是不可能解决的。 以高考试卷的保密性为例。我们已经将教师与外界隔离,包括送餐人员,并对他们进行了严格的检查。因此,泄漏很少发生。 如果你能在高考中做到,为什么你不能在竞标中做到?简而言之,可以采用同样的方法。

当然,对泄露秘密的惩罚必须非常严厉,必须有连带责任制度

北京时报:问责制建立了吗?

林哲:是的 然而,在调查腐败官员时,几乎不可能看到有多少腐败官员的上级官员受到了调查。腐败官员的直接领导应该严格追究连带责任,而不仅仅是开支票之类的。

近年来,中央政府加大了反腐败力度。我希望有关部门能听取社会和专家的意见。

■工程建设领域20个典型案例

北京门头沟区建设委员会前主任安凤魁在廉租房建设中受贿

天津地铁公司前总经理高怀在地铁建设中受贿贪污

原河北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顾张琪在土地出让中受贿

孙廷荣,原山西省水利厅副厅长在水利建设中受贿

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前副书记魏小平,在矿产资源开发中受贿。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三十里堡街郭虹村村干部贪污哈大客运专线征地拆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吉林省长春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王栾洲接受学校项目建设贿赂

江苏省苏州市交通局前局长接受冬季公路项目建设贿赂

徐树新, 安徽省蚌埠市政协前副主席接受干预项目贿赂,江西省萍乡市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2亿元串通投标案

山东省青岛市土地储备整理中心前副主任周政

广东省深圳市两家公司串通投标

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前副市长李启亮, 海南省东方市发展和改革局原局长何高铭

重庆市奉节县职工住宅楼开裂倾斜

四川省眉山市国土资源局原副研究员杨淑华受贿、贪污、挪用公款和不明来源巨额财产

贵州省贵阳市原副市长范仲谦, 陕西省宁强县交通局前局长何超和前副局长刘华斌收受贿赂,并从不明来源收受巨额财产

甘肃窑街煤电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仁志收受贿赂,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厅原副厅长、卫生局局长李守芬,以虚报工程量等方式贪污贿赂项目资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