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岁四川老兵怒批抗日神剧 日本军队其实很厉害

时间:2019-12-01 来源:www.chinawhcycy.com

随着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临近,以抗日战争为主题的电视剧继续在银幕上上演,但反日剧中的一些主角却披上了神化的外衣。首先,他们用手撕碎恶魔,用手榴弹炸毁飞行的飞机,甚至单枪匹马攻击一个日本陆军团.

抗战真的这么容易吗?相关统计显示,从“918”事件开始到抗日战争结束,中国的抗日历史持续了14年。70年前,3000多万士兵和平民赢得了胜利。

成都幸存的抗日老兵悲伤地回忆起与日军的战争:与日本鬼子的战争中的任何疏忽都是致命的。

记者们发现了谁经历了抗日战争,研究了抗日战争历史的研究者们,真正恢复了中国士兵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敌人,抗日战争是什么样的艰难历史。

[战术]

侦察气球升起空抛射体看起来像眼睛一样长

2015年4月,上海大广场到处都是高层建筑和繁荣的建筑,没有战争的痕迹。 经过几天的搜寻,四川军队过去曾在主显寺和王叶寺进行血腥战斗的建筑早已消失。 大多数当地居民也不清楚。这里发生了一场大战。 尽管如此,不难看出这里是由河流冲击形成的平原。周围的地形非常开阔,没有防守的危险。

96岁的张文质是松湖战役中唯一幸存的老兵,他回忆说,1937年10月13日,杨森率领第20军保卫上海乔婷公馆、主显寺、赤灶浜和陈家兴的前线阵地,对抗日军第3师、第9师和警卫师

”当时,这片大土地是棉花田上的芦苇沼泽,根本没有覆盖 早些时候退役的友军建造的防御工事也非常简陋。 ”张文质说,在这里,他们遇到了日本战术战斗中使用的“侦察气球”,“魔鬼炮弹像长眼睛一样,射向我们的位置 许多士兵甚至没有机会做出反应就被杀了。 “

后来,张文质得知导致四川军队遭受重大损失的奇怪气球是日军放出的侦察气球。 通过热气球,吊篮中的观察士兵被驱动上升空,可以俯瞰整个四川陆军阵地的部署,并通过无线电等手段通知炮兵攻击位置

根据资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种军用气球分为预警和侦察气球、宣传气球、反空气球和轰炸气球。 《申报》曾经报道,在南京和石家庄的战斗中,日军在攻击中国军队之前使用侦察气球观察中国军队的部署。

张文质说,在抗日战争初期,这种赤裸裸的信息探测方式常常剥夺了中国军队的机会,“尤其是在空开阔地带,所有伏击都被魔鬼探测到,我们不得不被动反击。”

闪电战迂回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西斯国家大多擅长闪电战,依靠飞机、坦克和高度机动的作战部队发动快速猛烈的攻击来摧毁对方的防御力量。

”日本军队不仅使用闪电战,而且更擅长使用迂回战。 四川巴蜀抗日战争史研究所专家何云忠表示,在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军队通常用飞机、坦克和重炮攻击中国军队,试图迅速吞并他们。 一旦陷入僵局,日本军队将立即使用迂回战,“类似于从东方和西方攻击中国的守军,并派遣另一个单位攻击薄弱的防御区和打开缺口。”

这场闪电战的“升级版”曾经给中国军队造成巨大损失。 何云忠说,1937年8月13日,松湖战役爆发。日本军队用猛烈的炮火袭击上海北部,试图迅速吞并上海并迅速摧毁中国。 但是日本人没有想到的是,中国军队保卫了上海和温德尔迪金森的战场,抵抗了日本人的疯狂进攻。

经过两个月的僵持,日本人秘密调动一支舰队绕道上海南部。 利用中国驻军对北方战场的支持,他们抓住时机,迅速登陆杭州湾进攻上海。 自那以后,上海沦陷了,日本宣布有4万多人伤亡,而中国军队则声称有近30万人伤亡。

“不只是淞沪会战,山西东阳关战役、娘子关战役等,日军变着花样使用闪电战、迂回战,各种战术紧密配合,攻击中国军队。”何允中感叹,抗战初期,缺乏战斗经验的川军,面对的是一支能快速进行战术转换、训练有素的日军。可想而知,这需要付出多大牺牲才能阻挡鬼子的铁蹄。

【补给篇】

物资空前匮乏 几个月没米面吃

2014年,记者在成都永丰路附近,采访了90岁的八路军老战士张文辉。张文辉说,他14岁那年,日军占领山西长治,他被迫离开家乡,加入八路军参加抗战。后来,他跟随部队参加了百团大战等多个战役,但他提得最多的是,八路军在敌后打游击的艰苦。

“部队在太岳山化整为零打游击,分散在沁水县、阳城县、长子县等一带山区,发动群众抗日,建立抗日革命根据地,常和扫荡的日伪军战斗。”张文辉说,物资补给空前匮乏,困难时期,有时好几个月吃不上米面,尽吃高粱、黑豆,干粮是糠窝窝的炒面。

“连这些粗粮,都要靠武装掩护,到四五十公里以外接近敌占区的地方背回来。”

张文辉说,有一段时间,鞋袜供应成了问题,干部就号召大家打草鞋,赤脚走路。也是在那时,张文辉学会了打草鞋的手艺。

川军装备奇差 劫阎锡山军火库

1937年9月,邓锡侯率领川军22集团军自筹路费,奔赴前线抗战。粗布衣服、斗笠草鞋,外加一支川造或汉阳造步枪,就是他们的“标配”装备。此外,每个师也只有数门迫击炮,山炮、野炮一门都没有,步枪也是打两下就哑火的清朝“古董”。

邓锡侯曾告诉部下,他们是抗日队伍,领饷的事就暂时别提。部队刚到山西,邓锡侯就接到上峰指示,奔赴娘子关阻击日军,但对日军的兵力等情况,丝毫不知。

出川打国仗的川军,第一次遭遇飞机、坦克、重炮的疯狂打击,连日军人影还没见到,就已损失惨重。

打了几仗后,邓锡侯一部粮草告急,只能吃喂马的胡豆。他拿着蒋介石的手令,找过中央军蒋鼎文,想领装备、换棉衣,但蒋鼎文不认。后来,又去找阎锡山,阎锡山只给了一点破旧装备打发他们。

没得装备、粮草补给,还要随时准备与日军对战。迫不得已,邓锡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手下人劫了阎锡山的军火库。阎锡山怒火中烧,立即将这支川军部队赶走。

【战斗力篇】

日军单兵厉害 协同作战能力强

新四军老战士孔诚,向记者讲述了一次惊心动魄的伏击战。孔诚说,那次战役,他们集中数倍于日军的兵力,攻打车桥据点的同时,伏击日军的援军。

“当时我们占据了地理优势,日军根本不会想到我们会有这么多人等他们过来。”孔诚说,这场战斗注定是瓮中捉鳖,战斗一打响,附近驻守的日军,果然驰援车桥。等到日军进入埋伏圈后,新四军立即炮火覆盖,当即打死打伤大量日军。

重兵埋伏,又打的是后勤部队,战斗理应迅速结束,然而,令孔诚等新四军战士没想到的是,这几百人的日军,在遭到猛烈袭击后,很快寻找隐蔽点,形成交叉火力掩护进行反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随后,新四军战士与日军进行激烈的白刃战,原本很快就能结束的战斗,竟从上午一直打到当晚10点,付出大量战士的生命,才将这股部队吃下。一名日军军官,身负重伤仍狂呼乱叫,经被俘日军辨认,此人是指挥官山泽大佐。

战役结束,经统计,共击毙日军400多人,俘获24人。对于日军的快速反应,以及快速的反应能力,孔诚至今印象深刻,这是很多中国军人在战争初期所不具备的。

日军枪法精准 冲锋起来不怕死

大多数健在的抗战老兵,对日军的评价有一个共同点:日军不怕死,枪炮奇准。

参加过山西中条山战役的老兵郑维邦,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时任排长的郑维邦,奉命率部参加中条山战役中的夏县文德村战役,遭遇鬼子扫荡,距离鬼子200米远时,他指挥士兵埋伏起来,下令“等鬼子挨近了再打”。

然而,一位年轻士兵由于紧张,误放了一枪。枪一响,躲在墙后的郑维邦等人,立即遭到日军炮火攻击。郑维邦赶紧叫战友趴下,几名士兵想反击,刚一露头,就被子弹打中要害。郑维邦流着泪把伤者转移,他把帽子固定在石头上,吸引鬼子火力,“帽子刚一挂上去,几下就被打飞了,可想而知,他们打得有多准”。

“鬼子就像不怕死一样,疯狂冲锋,我用马克沁重机枪不知道打死了多少。”担任过重机枪手的马定新说,重机枪的狂扫,就是鬼子的噩梦。正因如此,机枪手也成了狙击手以及炮兵的重点清除目标,“我能活下来也是幸运,我们连队的重机枪手不知道被打死、炸死了多少。”

令马定新震惊的还有,日军自杀式的冲锋,“一旦下了冲锋令,鬼子就像不要命了,一直往前冲”。

“日军的这一点,不得不让人佩服。”何允中说,日军很小时就在军事训练,而且崇尚武士道精神,“能对自己狠,对对手就更狠”。

【训练篇】

花枪刺法没用 学日军刺刀技术

看到抗战神剧里,中国军人拿着刀,耍起功夫华丽地砍杀鬼子,曾在战场上与日军直接厮杀的马定新,摇头叹息:“都是乱编的,要是遇到小鬼子,这样的刀法不知道会死多少次!”

“川军花枪刺法,装装样子还行,但根本不实用。”马定新说,他的部队有一个秘密:“其他部队的情况我不晓得,但我们部队的刺刀技术,都是从日本人那儿学来的,他们的刺刀技术最为直接、实在。”

经过多次白刃战,牺牲不少川军兄弟后,马定新所在部队发现鬼子的刺刀方式更为直接有效。一旦能俘虏到日本人,他们就会进行收编,让日本人做教官,教授日军刺法。

“除了刺刀方式,我们还学习他们的 《步兵操典》 ,进行训练。”马定新提到的 《步兵操典》 ,正是“国民”政府根据日军操典进行编撰的。

70多年后,马定新仍然清楚记得当年的刺刀战。他端起木棍作枪,演示起来:一手握住“前护木”,一手托住“枪托”,稍稍下垂到支撑腿的一侧,并使“刀尖”略与眉平,随着“杀”的一声出口,“刺刀”刺向前方。

日军军事素质 远胜于中国士兵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台儿庄会战指挥官李宗仁曾回忆说,日军陆军训练之精和战斗力之强,可说举世罕有其匹。用兵行阵时,上至将官,下至士卒,俱按战术战斗原则作战,一丝不乱,令敌人不易有隙可乘。

单兵作战能力,以及军事素质的优秀,源于日军优良的兵源与严苛的训练。

资料显示,1907年,日本小学就学率已达97.83%。1940年,日军颁布 《步兵操典》 规定,步兵单兵及大队以下步兵分队训练包括单兵教练、中队教练和大队教练。新兵入伍以后,每月用于实弹射击训练的子弹,步枪不得低于150发,机枪不得低于300发,每年用于训练的步兵子弹为1800发(由于日军实际资源紧缺,子弹数量可能会有所减少)。

但据一些抗战老兵回忆,许多日军士兵在乘车行进时举枪射击,仍能较准确地打中百米内的人形目标,对重炮等技术兵器的操作、保养水平,更是远优于中国士兵。

正视历史差距才是尊重老英雄

从去年开始,记者走访了近百位健在的抗战老兵。面对这些抗战亲历者,无论是当年的普通士兵,还是高级军官,回忆起8年的战火硝烟,他们都会为抗战胜利而高兴,也在谈到战争惨烈时出现沉默。

老兵喜欢讲抗战史,无论被人问起多少遍,他们都会一遍遍耐心地讲。“对于老兵来说,只要有人愿意听他们讲抗战故事,记录他们经历过的历史,老兵都是兴奋的。”巴蜀抗战史研究院专家何允中说。

但当前的抗战神剧,以及不合逻辑的小说,都在试图通过神化当年的中国军队,讥讽、贬低日军军事素质和实际作战能力,以博得一些青年的娱乐心理,让更多的年轻一代对历史产生错误的认识。

对此,何允中说,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随意丑化抗战历史,传播错误历史的行为,都是对全民族抗战的不尊重。

抗战胜利70周年,社会对抗战老兵的关注也越来越多。只有正视历史,正视差距,才是对老英雄们最大的尊重。

2019京津冀MEM培养单位交流年会圆满落幕